怎么用快播看av_av天堂影音先锋撸2016_色av先锋影音资源999_东方av在线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bflr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原来是这样

时间:2018-01-14 那是99年7月28日,北京去年最热的那天。吃了晚饭后,我热得不行,并拿起书本,一人来到西校园的树丛里歇凉、看书。我特意挑了一个位置特别的地方,说特别,是因为这个地方,正中有一块可以坐的小石头,四周则秘密地由一些说不出名的南方小树丛覆盖,要是不十分仔细,很难发现从外边进入这块石头的小道。从里边看外边,十分清晰,从树丛看里边,则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那天傍晚实在是太热了,我看书看着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就困得不行,一下子便「滴答」起来,也不知什么时候,一阵嬉戏的耳语把我嘈醒。醒来一看,我当时尴尬得不得了,一对男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端坐在我树丛外边,尤其让人难堪的是,那个女的下身的裙子已被掀至腰间,那个男的正用手抚摸哪个女的的下身,那个男的下身也是几乎全部暴露出来。
我想起身离开,但眼前的状况,几乎不允许我发出任何声。一则我无法解释当这对男女进来,我为什么不马上离开的理由;二则眼前的场面……
正在此时,突然,哪个男的突然把下身的阴茎掏出来,就往女的嘴巴塞……说实话,三十一年的对男女之事的反感与迷惑,一到此时,全部冒了出来。我突然觉得下面涨得厉害,十分难受,乳头也好像有几百几千只蚂蚁在啃一样,痒极了。随着那女的嘴巴上下啃男的的阴茎,我益发难受,只觉得下边好像全湿了,好像来例假一样。
那对男女很投入,直到最后男的把阴茎从女的下体拔出来,男女穿好、整理好衣服走以后,他们始终没有发觉里边还有一个「偷窥者」。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研究生女宿舍的。回到宿舍后作的第一件事,是到水房用凉水沖了平身第一次凉水燥。那晚我真的失眠了,一晚都睡不着,眼睛一闭,草丛中那对男女的的所有情景就不由自主地一一浮现在眼前……
那晚之后,我觉得自己的确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是多么的虚伪,实际上我比任何女人都更想男人。种种梦幻中的想法,都让我觉得无地自容。我经常趁同宿舍的去上课之机,藉机留在宿舍拚命的手淫,但发现还是不能得到彻底的满足,我发现自己的确彻底崩溃了。
有时全身燥得不兴行,我竟然一个人去4号楼前徘徊,谁都知道4号楼经常有民工流氓,整个女生楼几乎是谈4号楼就色变,一到晚上,几乎没有人敢去4号楼。说来也怪,经管我自己也说不清去4号楼散步是为什么,但是就是一直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有时我也想,如果晚上我去4号楼散步,碰见流氓该怎么办?结论也挺矛盾的,有时想,只要流氓不粗暴、不太髒,也许我会一声不啃地碎他去吧!有时也想,自己这样是不是太贱了,想男人都想疯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儘管我所在的学校男女比例是110︰1,经管我自觉长得也可以,也挺丰满,胸围36,但是班里就是没有男生正经地追过我。有时也有男生半开玩笑半认真追我,但是都下不了决心。现在想来,可能是我当时太高傲,也许是条件太好了,让男生产生自卑感吧!
有时我甚至有一种想法,哪个男生最先约我晚上出去,也许我的所有第一次就属于他的了。
奇迹一直没有出现。我还是十分烦躁,每晚拚命手淫。但是没有想到,我的第一次竟然是他。
那是今年4月的一个下午。我的导师突然呼我去他家,说刚从外国回来,要检查我的作业。到导师家,师母不在,导师的眼睛有点异样。但是说实话,我当时真的没有往那方面想。
导师热情地招待我,跟我谈了一些国外的观感,一切都很正常。说着说着,导师突然神神密密地说,从国外带回了一些禁片,对我撰写西方社会的大众从众硕士论文可能有帮助,当然内容可能有的不太合适,问我敢不敢看。接着导师一再声明,带子是原装的,他也没有看过。
我得承认有时我真的很傻,直到这时,我还没有看清导师真实意图。但是,随着一部好好的片子被突然切换成一部彻底的西方毛片。我才突然明白了导师的真实意图。
片子看到半截,我真的有点支撑不下去了,觉得下边湿得厉害。脸色张红得吓人,导师显然这种事也是第一次,有点不知所挫,一边关掉VCD,一边解释说自己的确不知道这种片子里边还夹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边用眼睛观察着我。
我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一边说︰「西方就这东西流行。」一边说︰「导师,我能不能借师母的内裤用用?我下边都湿透了。」
我的话显然出乎导师的意料,导师呆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突然觉得导师是那样的可爱,半是调侃半是挑逗说︰「导师您不信?您过来摸摸,下边真的湿透了……」
导师走过来把我抱进内卧,我基本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只感到导师似乎很细心,但是可能是年龄关係,明显没有成功,但是我那一天下午的确十分高潮,十分满足。
转眼间就毕业了。我很幸运,很顺利地找到一所很好的大学当老师,又十分幸运地找到了我目前的丈夫。儘管丈夫是典型的东北大汉,人儘管粗鲁了点,但是的确让我很幸福,非常满足我,经常让我死去活来。
但是不只怎么地,我还是十分怀念学校的西校园的那堆树丛,特别渴望与丈夫能在那里找一找昔日的感觉。
于是一个礼拜日的傍晚,我特地换了里边什么也没有穿的一身长裙,我携夫打的来到西校园。但是发现原来茂密的西校园已经消失了,取而带之的是一片新的学生宿舍。望着两个坐在原来那块石头上念英文的女同学,我不由得想起了一句台词︰我也曾经很年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