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用快播看av_av天堂影音先锋撸2016_色av先锋影音资源999_东方av在线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bflr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三十二集  第一章 和解共生

时间:2018-09-15 两个以法斯特帝国为舞台,以帝国皇位为綵头的男人会面,对叶天龙而言,便如此突兀地来临了。
  两人不禁一惊一答之后,尤那亚一如他曾经高高在上之势微笑着望向叶天龙。儘管此次他并非身着华服,然而一头略卷如波浪般的金髮,衬着他那发出白玉般光华肌肤的脸庞,加之依旧那副挺拔笔直的身形,使得他那英俊潇洒的高贵之风依然如故。似乎从他离开高位出走艾司尼亚以来,各种磨砺对他没有丝毫影响一般。
  而转念之间,叶天龙心中已经迅速闪过一个感触:不愧为法斯特帝国最为优秀的皇子,除了心胸狭窄之外,不能不说是一位雄才大略魅力十足的男人。虽然他很清楚,他跟尤那亚之间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朋友,然而对于尤那亚此次能够只身前来艾司尼亚,竟然令他产生不小的敬佩!
  不过,对尤那亚而言,此次一见叶天龙也令他不禁暗暗吃惊。这个从一开始就被自己瞧不起的市井男人,身上竟真的显露出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这在以前他绝对不会多看一眼的男人,今天却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引力一般,不得不让他的目光短时间内无法从这个男人身上收回来,同时心里嘀咕一声: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因为他坐上了法斯特皇位的关係吗?
  其实,二人的心理活动一闪而过。招呼过后,尤那亚与雪山老人以主自居,将叶天龙与王师二人让进屋内。
  拿眼随意一扫,便可见该屋内装饰经过入住此间的「柔骨媚女」舞家一番临时布置。除却原先配就的桌椅案几、居饰玩件之外,墙上多了几幅楚越风格的挂饰,垂梁而下加装了几对风靡大陆的楚绣帷幔,使人置身其间,便平添几分温婉与柔媚之感。简简单单的点缀,一向有所偏好的男人思想,自然而然就转到了下榻此处—大陆七大歌舞名家之一「柔骨媚女」那里。
  四人坐定,一位踩着细步的清纯侍女适时为四人端上茶来。从她从容不迫看待尤那亚他们的情形来看,想必其主人「柔骨媚女」与他们的关係似乎很不一般。而该侍女在为叶天龙奉茶之际,不觉偷偷多看了他几眼。儘管严格说来,该女并不可能入他法眼,然而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男人为此倒也心情爽哉。殊不知,人家只是好奇他这个名噪大陆的法斯特新帝,同时也可能是为了她的主人事先探眼一二而已。
  待到侍女退下,未等两位当事人开口,王师与雪山老人倒是很有默契地端起茶盏踱步窗前依几而坐,若无其事地赏起窗外的风景来。
  剩下的二人,互看了一眼。
  叶天龙放鬆似的哈哈一笑,一指茶盏道:「三殿下请用茶!」
  尤那亚微微一笑,端起茶盏优雅地呷了一口,放下茶盏,好似兀自盘算一般轻轻摇摇头道:「我们两个就不要绕弯子了,既已见面,还是开门见山吧!」
  虽然知道对方一定在打自己的算盘,然而既然家中内阁以及朝中都同意此次和谈,叶天龙也不想跟他在别的事情上面计较,于是一拍手,朗声道:「痛快,既是和谈,我们就没必要再去纠缠过去那些事了。说吧,三殿下,你是怎样的想法?」
  尤那亚突然收起笑容,严肃道:「你我都清楚,我们两个不会成为真正的朋友,你我之间的那一战,迟早都会在法斯特或者说风月大陆上某个地方爆发。说得明白一点,我这次跟你和谈的唯一期许,就是希望能够将我们之间的那一战放在最后。想必你比我更清楚当下法斯特帝国面临的境况,你我都是法斯特人,我想我的意思你明白。」
  叶天龙一直在玩弄手上的那只茶盏,似乎一点也没有因为对方严肃的口气而影响自己的心情,听到这里,他又发出了一阵近乎放浪的笑声,末了道:「果然是我们法斯特最强悍的殿下,话能够说到如此露骨,委实令叶某佩服。我同意你对于这一点的论述,否则,我就不会跟你在这里喝茶了。」
  尤那亚似乎有些意外,事前他经过详尽的分析判断,知道此次和谈一定会达成,但是他也做好了双方放下兵器转战谈判桌的持久準备,毕竟在他看来,即使能够将双方约束在谈判桌上,哪怕达不成任何实质的成果,起码对于他当前的情况是非常有利的。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个让他逐渐改变印象的男人,永远是那样的不按常理出牌,竟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双方构建和平共处的局面。由此,他不得不猜想,难道眼前这个王者气势渐浓的家伙,也遇到了不可缓和的问题,所以才会如此痛快?
  然而,心里马上一个声音在提醒他,不管对方有什么样的盘算,只要双方能够维持一段时间的和平共处的局面,其意义就已经达到了。再说,他不也有着自己的盘算吗?
  「如此甚好,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明日我下令退兵两百里!」尤那亚略一思忖,那张白皙的脸庞重新挂满笑意说道。
  「殿下想必对我也有要求吧!」叶天龙嘴上这样说,但是心里话却是:你首先提出退兵两百里,不过是想让我也这么做。
  如此一来,我跟你就都脱离了军事对峙,双方军事线之间就会形成一条缓冲带,这样才能表现出和谈结果。
  虽然自己心里也极希望形成这样的局面,不过对于尤那亚想于己先的能力,再次印证了他是法斯特乃至整个大陆少有的雄才大略之人。
  「当然,如果阁下能够相应做出反应,我想那是所有法斯特百姓所乐见的。」尤那亚慢条斯理地点头应道。
  「这一点好说,我自会响应。」叶天龙豪气地一挥手,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紧接着,脸色一收,若似毫无表情道:「不过请恕我直言,殿下的军队虽然在法斯特的土地上并未从我那里讨得半点便宜,但是与神族等其他势力在外围的战略倒是佔尽先机。当下殿下控制整个法斯特中西北大部地区,神族军队又在云阳与我交界处蠢蠢欲动,这正是殿下前后夹击的大好时机,为何在这个时候,殿下选择与我和谈呢?」
  尤那亚心中蓦地一悸,脑子里迅速判断着眼前这个已经给自己太多改观的男人的意图。说实话,这一步棋在他脑子里不知道演算过多少回,也曾经令他对于如此战略意图大感快慰。然而,已经进驻并州与文山的亚素与武安军队却使他惊出一身冷汗。儘管他判断出来,他们并非叶天龙暗下交易从后牵制自己的力量,然而一旦这些军队展开对法斯特的进攻,首当其冲受到威胁的就是自己的势力。到那个时侯,不但自己想与云阳神族军队前后夹击叶天龙的战略意图无法实现,甚至无形中就会形成自己夹在叶天龙与亚素和武安军队当中之势,那样自己反倒成了腹背受敌的境况。
  再者说来,法斯特是在自己的手里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从某种程度上,他可以容忍法斯特各方势力在这场混乱当中谋得利益,但是他却绝不允许任何一个外国的战靴侵染这片大地。所以,他才会如此急切地想同已经称帝的叶天龙达成和解,以期在解决了外部侵扰之后,再进行他们之间的帝位角逐。
  尤那亚的确小看了眼前这个男人,每次他都会给自己超乎想像的变化。如此战略大局,他却信手拈来毫不在乎,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想像的。放眼法斯待乃至整个大陆,他无疑将是自己最强劲的对手,果然够劲,这样的对手虽然可怕,但着实刺激。
  一切都在转瞬间完成,就似尤那亚星眸流转之间一般。只见他依旧挂着那副魅力十足的微笑,一伸手,从袖筒之中滑出一个褐中带黄的精小卷轴来。随着他慢慢地打开,一副风月大陆的精緻地图呈现出来。
  将它往二人之间的案几上一放,尤那亚低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想必你对我的处境也很了解,不过你看看目前整个大陆的形势,你我处境相当!」
  叶天龙眼睛望着这幅精緻的地图,根本就没有听进尤那亚的话。一方面,他在感歎这个男人委实精于战道,地图都是随身携带。另一方面,他却在得意自己不像他这么辛苦,除却有兴趣之时亲自杀上阵去发洩一番,日常的政务战事都不用自己事无鉅细地操心。想到这里,他竟然对尤那亚涌上一阵同情,费尽心机、绞尽脑汁来干这些事,究竟生活的乐趣在哪里呢!
  不过,他也不忘抬眼看一下尤那亚,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而此时,两位在窗前看似漫不经心的老人,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互相一笑,轻轻放下茶盏,倏然离去。
  于是,尤那亚也像是难得机会一般,跟这个他完全认定是自己最强悍的对手讨论起整个大陆的形势来。
  首先,尤那亚毫不讳言自己背后虎视耽耽的亚素、武安大军。儘管目前对方只是集结待命,但从各方情报显示,对方进攻法斯特已经不可避免,大概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旦他们等待的东西就位,大军挥师南进便指日可待。而他绝不允许法斯特土地遭人践踏的气节一定会让他与来犯之敌展开激战,那时侯,只要叶天龙遵守和解承诺,他尤那亚自信有能力将来犯之敌轰出法斯特帝国的领土。
  其次,他也替叶天龙分析了当下面临的局势。南疆地区的南方军团长佛朗索瓦已经拥立六太子伊春,一旦他有大的举动,那么作为叶天龙后勤保障的青州等南方诸州郡则会面临十分危险的局面。而在他的东边,已经跟云阳镇南王勾结一气的神族军队,怎么可能放过一举侵入法斯特的大好时机。如此一来,叶天龙治下的南方及东南诸州郡,将面临全面围攻的态势,相比之下,达成和解的尤那亚似乎在形势上还没有他严峻。
  到了最后,叶天龙也一改只听不说的态度,与这个特别的对手深入谈论起整个大陆的过去与将来。论及酣处,两人竟然大有把臂惺惜之意,然而纵使英雄所见略同,可是他们各自心里都知道,他们之间是永不调和的对手和矛盾!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临近傍晚。直到侍女进屋掌灯,两人才停止谈论。
  「艾司尼亚的夜景依然漂亮,不过我想要问你今夜是否留宿帝都,恐怕你不会说吧?」临别之前,叶天龙莫名地笑问一句。
  尤那亚马上压下瞬间的微愣,笑道:「我会明天一早出城。」
  叶天龙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丢下一句「那祝你今夜在帝都过的愉快」便扬长而去。出了小院,他心里还在为最后自己这句话窃笑不已。
  而他不知道的是,站在花厅边沿之上的尤那亚,嘴里喃喃说道:「果然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连这种事情他都想玩个花样。」
  正在短暂的出神之际,倏然间一道身影出现他后面,仔细一看,正是精瘦矍铄的雪山老人。
  顺着尤那亚望向叶天龙离开的方向,雪山老人神情肃穆道:「安排一下,我们连夜出城!」
  尤那亚转身,十分恭敬地向老人致意后,坚定的道:「没有必要,他顶多是派人摸摸我们的行蹤,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如果今晚我们就离开,那只会让他在心里瞧不起我们,令他更加得意而己。我想,他留下这句话,就是想看看我们的反应。」
  「好吧,亚儿,这些事情应该是你自己决定,我们进去吧!」雪山老人歎息一声道。
  街上已是灯火阑珊,叶天龙回望着这一片专门辟出供大陆几大歌舞名家下榻的宾馆,全然已经忘却了临走时对尤那亚丢下的那句敲山震虎的话,而是心里不禁在想:所谓大陆最知名的其他六大歌舞名家这次都云集帝都,对于她们的舞技,应该是名副其实这一点没有问题,可是为什么她们当中有月如这般惊鸿的仙子美貌,同时又有嫣无双这般的半老徐娘呢?想想新年祭上,她们就会同台献艺,其他几位都没见过,如果真是像嫣无双那般,自己可是大大地失望了。对他来说,既然舞技天下闻名,要是相貌也能如月如或者自己几位夫人那般的名鼎天下,那才称得上完美。
  风流的男人做梦之际,迎面驶来一队城防巡逻骑士,威武整齐的架势自不用说。为首一名骑士目露精光,盛气凌人之下,艾司尼亚街头想要闹事之徒也不禁胆寒,这一切归结起来,倒还是叶天龙出任东督时打下的基础。
  行至近前,为首之人目光一闪,从埋头做梦的男人身上扫过,立刻引缰下马,三步并作两步,半跪拜在叶天龙身前三尺之处,沉声道:「卑职参见陛下!」
  随行的其他人,这时也已经下马跪在原地,附和着参见。
  叶天龙一惊,沉浸之梦顿时幻灭,望着前面半跪在地的将领好似哪里见过。仔细一看,他不就是前几天帮助打捞坠入玉带湖飞行器的石义信的属下吗?虽然对于打扰了自己的好梦有几分不快,然而,看到堂堂治安官亲自上街巡逻,倒也对此人的印象又加深了几分。
  此时正是夜市初隆之际,街上闲来逛游的民众很多,为免民众围观,叶天龙立刻上前两步,一把搀起这位叫李新的治安官道:「是你的上司派你们来接我的吗?」
  显然李新有些受宠若惊,短短几天之内连续两次见到皇帝陛下,不得不说是他的幸运。因为按照法斯特的律条,作为治安官的他还没有资格参与朝政,自然就不会觐见到皇帝陛下了。
  听闻皇帝陛下的垂询,李新马上退后一步,抱拳道:「回稟陛下,卑职并未接到上峰命令,我们是在进行入夜前的例行巡逻任务,不想在此得遇天颜,实乃全体巡防将士之福!」
  看着民众有聚集过来之势,叶天龙一挥手道:「好了,你们就随驾回宫吧!」
  李新受命马上让开一条道,扶好自己的坐骑让叶天龙乘骑,自己则跨上一匹属下的青驹,率队护送皇帝往无忧宫方向而去。
  嘴里哼着小曲儿踏进房门,叶天龙本以为几位夫人该在各自的闺房,然而一抬眼却见众女像要举行一次内阁会议般,列坐于厅堂之上。
  叶天龙随便扫了一眼,马上就将嘴里哼唧的小曲压了下去,因为他看见,那个「不讲义气」中途溜掉的王师也坐在椅子上喝茶。
  似乎是一看见他进来,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身上,一时间屋子里的气氛有些紧张,就像出了什么大事一般。
  「你们……怎么了?」愣立当场,叶天龙伸手举在半空中问道。
  于凤舞跟晨月分坐王师两侧,手中剥着从南边贡来的荔枝,并不答话。而柳琴儿与宁素女和绾贞似乎也很有默契,眼神中游弋着别样的光泽,闭口不言。只有坐相全无的倩公主与龙灵儿笑咪咪地望着他,并且不住地招手,大概向他示意什么。可是,一头雾水的男人实在猜想不出,自己这几位夫人截然不同的表现到底是凶是吉。
  半晌,叶天龙一张口直冲王师而来,「哎,王师你这老头,怎么半途就丢下我自己回来了?」
  既然摸不準几位夫人的意图,就趁机将从尤那亚那里出来不见王师的气恼发将出来喽,合着他老人家倒霉,先替自己打打掩护再说!
  「呵呵!」王师呷了一口极品云雾松子茶,笑道:「你小子,吃不準状况就拿我打掩护啊!」
  没想到被王师一眼看穿,叶天龙索性不理会众人,逕自凑至宁素女和绾贞跟前,伸手拿起案几上盘中一块糕点塞进嘴里狼吞起来,全然不顾掉落一地眼珠子的众女,连着大嚼了几块,所幸,绾贞适时地为他递过一盏茶,他又灌了下去,这才免得差点噎着。
  往八仙椅上一靠,叶天龙清理着嘴里的余食,嘟囔道:「真他娘的饿呀,到现在饭都没吃!」
  这时,众女才都换上如花的笑靥。
  倩公主与龙灵儿已经到他身前,竟然不约而同地说道:「切,我们的陛下跟尤那亚谈的那么投机,怎么会连一顿饭都没混到啊!」
  而绾贞则轻拽叶天龙的衣袖,低声道:「陛下,我为你去準备些膳食吧!」
  哪理会王师在场,叶天龙已一手一边搂上最近的绾贞与宁素女的纤腰,一双大手趁机在她们腰臀之间游弋,直逗得两人咯咯娇笑,扭动着腰身,花枝乱颤。
  「还是我的小亲亲心疼老公,今晚一定好好奖励你们。」
  「耶,羞死人了,我去弄吃的去了。」挣脱叶天龙的「魔爪」,绾贞低头掩着通红的娇靥,快步离开了。
  「我也随绾贞姐姐去了。」宁素女也随即低吟一声,扭身跟着绾贞出去了。
  瞟了一眼微微摇头的王师,叶天龙痛快地哈哈大笑起来。
  「好了,陛下,老师这么晚还在,就是想跟你说说你身上魔性的问题。」作为正宫,于凤舞严肃地打断了欲将闹腾起来的他们。
  「什么!不是真的吧?!」叶天龙一声惨叫,这老头怎么又提起这茬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