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用快播看av_av天堂影音先锋撸2016_色av先锋影音资源999_东方av在线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bflr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骆冰淫传 第十一章 临厄运俏寡妇慾海挣扎

时间:2018-09-13 「金笛秀才」余鱼同不告而别已经过了五天,红花会众人在这方圆百里之内四处打听,却一点结果也没有。
  这日,骆冰的病情已然大好,在屋里觉得气闷,就往客栈走去。刚穿过后院的月牙门,就看到心砚急匆匆的跑来,一见到她,拉着她的手就往回跑,边焦急的说道:「姐!不好了!四爷发疯了!你快来看看!」
  骆冰听得芳心一沉,不由加快脚步向前赶去。
  还未到陈家洛的房门口,远远就听到「奔雷手」一个劲的在嘶吼着:「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十四弟!我该死!我该死!……」
  众人看到骆冰来了,都嘘了一口气。章进和徐天宏正一人一边按着文泰来的膀子,不约而同都将手鬆了,周绮快步走到她身旁低声说道:「适才还好好的,提到十四弟的时候,四哥他……」
  骆冰微一颔首,先向陈家洛点头示意,缓步走到文泰来身前,柔声的说道:「四哥你怎么啦?十四弟的事也不能全怪你一个人,你们兄弟俩都是讲『义气』的人,他不会有事的!」
  说完转过身来半自言自语的、向着众人说道:「四哥一直因为十四弟为了救他却毁了容貌而自责,这次听说有位姑娘来找他,十四弟也许是『羞于见人』,特意避开了,我想不会有事的!反而倒勾起四哥的心病来了!」
  章进「哇啦、哇啦」的接口叫道:「男子汉大丈夫计较相貌美丑作什么?又不是娘们!重要的是:要在『其它方面』表现出色,我是说要有一番作为,自然会有姑娘垂青,十四弟就是太娘娘腔……」
  「给我住口!十弟!你什么都不知道……」情绪已经恢复的「奔雷手」陡地一声大喝,不让驼子继续说下去。
  徐天宏赶紧打圆场道:「四哥说的是!十四弟的事我们都不清楚,但是我相信他绝非重『色』之人,只是我们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总舵主!依属下的看法:潼关离这里五百里,是西北重镇,消息灵通点,不若我们先到那里去看看,或许能有进展。」
  陈家洛一直默默的在思考问题,闻言答道:「七哥说的有理,我也是这么想的!」
  说完走到文泰来跟前,握起他一只手诚恳的说道:「四哥!我们会里每个人都把兄弟的事看得比自己重要,在杭州换作是别人也会这么做的,我相信十四哥绝不会将毁容的事放在心上,虽然我还不清楚原因,但是我肯定,一定是为了其它的事,四哥你无需太自责!」
  文泰来楞楞的坐在椅子里,闻言张了张口,看了身旁的骆冰一眼,后者正面无表情的瞪着自己的鞋尖,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觉歎了一口气低下头来。
  自从那晚的事情发生以后,文泰来的心情一直很郁闷,原以为骆冰会有很激烈的反应,没想到她平静的让人害怕;余鱼同的连日未返,众人都归咎于那个神秘女子,只有「奔雷手」心里明白,事实并非如此,却又苦于无法开口,几次想问妻子──那天的经过到底是怎么样?可是一碰到骆冰冷漠的颜色,不觉把已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直把个爽快汉子憋得都快疯了。
  回房之后,骆冰一如以往,拧了一条热毛巾递给文泰来,转身就去準备整理行装,预备明日一早立即可以启程,文泰来坐在椅子上虎臂一伸,揽住了妻子的腰肢,痛苦的说道:「冰妹!我对不起你!你骂我吧!打我吧!我……我受不了了!求求你说句话吧!」
  骆冰缓缓转过身来,原本紧绷的玉脸,在看到丈夫眼眶中满含泪水之后,一下子就软化下来,口中深深的歎了一口气,伸出纤纤玉手,摩娑着丈夫粗慥的脸颊,心疼的说道:「大哥!你好久都没修鬍子了,让我帮你刮一刮吧!嘻!很快的!」
  「冰妹!你……」
  「嘘!你乖乖的坐着!有什么话呆会儿再说!」
  文泰来实在想不透──女人的心,到底在想些什么?如此让人难以捉摸!因此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像个木头人。
  骆冰端了一盆热水放到桌上,拎起里面的毛巾,稍微拧乾后敷到丈夫脸上,只露出眼睛以上的部份,然后两腿一分,跨坐到文泰来大腿上,再从怀里掏出短刀,在衣服上擦拭两下之后,掀开毛巾专心地刮了起来。
  文泰来眼勾勾的瞪视着妻子如花的娇靥,往日幸福的时光好像又回来了,两手自然的圈向骆冰的圆臀,虎掌习惯性的在丰腴的臀办上抓捏,然而不争气的地方依旧一点反应也没有,不由得颓然地歎了一口气。
  这时候,骆冰也刮完鬍鬚,正用湿巾擦着他的下巴,听到丈夫的歎息声,便缓缓将娇躯偎进丈夫怀里,两手紧紧的圈着他的脖子,幽幽的说道:「大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呢?」
  文泰来轻抚着妻子的秀髮,语带哽咽的说道:「冰妹!你是我最挚爱的人,我怎么捨得不要你?但是我……我无法给你幸福,十四弟对我又恩同再造,我看你们……你们……我看得出他对你很有心,唉!冰妹!我捨不得你啊!但是,我更希望你过得幸福!」
  「大哥!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们是夫妻哇!有什么事不能商量的?你怎么可以把我像……像货物一般,爱送给谁就送谁,还……还……用了药,你知道十四弟……他……他……呜……呜……我……」说着说着,骆冰此时已是哭得如梨花带雨,语不成声。
  文泰来将她紧紧搂在胸前,心疼万分,不断地抚慰着,自己也是一眶热泪。
  须臾之后,骆冰好似下了决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上半身、盯视着丈夫的双眼,颤声的说道:「大哥!我……我作了对不起你的事,我……」
  文泰来伸掌摀住骆冰的嘴,急促的道:「是我的错!不能怪你!是我对不起你!」
  「不是的!大哥!是我……」
  「冰妹!别再说了!我们早点休息吧!明早还得赶路呢!」
  「唉~~」骆冰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歎息。
       ※   ※   ※   ※   ※
  「虎威镳局」座落在金陵城的西北角,是一片四院落的大庄院。二更时分,一条黑影如狸猫般迅捷的在屋顶上几个起落之后,「飕」的一声,逕向后院一座二层绣楼窜去,只见他在迴廊上略一审视,左右看了一下,右掌贴在门上微一用力,便轻巧的闪身而入,来人似乎对环境颇为熟悉,一下就摸进内室,站在罗帐外,盯视着床榻上沉睡的玉人。
  「赛桂英」叶秋雨这两天心情特别低落,也许是天气吧!深秋的落索,特别引人愁思,眼看着丈夫的忌日又快到了,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就快週年了,可是有谁能够了解──一个才花信年华的少妇,日日对着深寂的空闺,泪湿头枕、咬穿被褥的那份寂默、空虚、难熬?
  昨夜没来由的又想起了丈夫,更想起了两人在床榻上的恩爱──丈夫的手是如何在自己光滑如缎的肌肤上四处游走,温热的唇舌又是如何含吮肿胀突起的乳头,弄得自己骚痒难奈,不知羞的硬拉住火热挺翘的肉茎,将它导入淫汁四溢的蜜穴,还主动的挺甩肥臀,迎合丈夫的抽插……这一切绮妮的回忆,使得叶秋雨临睡前忍不住用手指插进肉屄里掏弄了半天,洩出一大股阴精之后才沉沉睡去。
  此刻她微侧着身子朝里,锦被只盖住胸腹,雪白的大腿微屈,连着半边丰耸的屁股都露在外面,窗外的月光正巧照射在这片美景上,只见两瓣蜜唇紧含着一根插入的手指,唇肉上乌黑的阴毛延伸到菊穴四周,隐约中好像还湿得发亮,粉弯雪股处处可见淫水流过的痕迹。
  此情此景就是柳下惠也要动容,夜行人毫不犹豫地脱去全身衣物,一点也不怕惊醒梦中人,翻身上床之后立即将小腹紧顶着「赛桂英」的雪臀,探身就朝她粉颈吻去。
  叶秋雨虽然倦极而眠并且深深的作着春梦,但还是在第一时间内惊醒过来,发现自己被一个赤裸的男人搂着,桃源洞口也顶着一支热腾腾的硬物,直觉的就想挣扎、大叫的时候,耳中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说道:
  「别叫!宝贝!还记得我吗?你不会想惊动莫老头吧!嘿!嘿!我可是无所谓,老子想走,任谁也拦不住。怎么!才不过年余不见,这么快就把老情人给忘啦?」
  带点磁性的声音立时勾起了叶秋雨对往事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身躯不由微微发抖起来,颤声的问道:「是你?你们不是说从那次以后都不会再来找我吗?怎么……」
  「没错!我们的原则一向如此,但偶而也会有例外,譬如说:你老公死了,我知道你一定非常寂寞、一定会想我,所以我就来啰!……嘿!嘿!我说得没错吧?你看这是什么?都湿成这样了!」
  夜行人一边说着,一边拿食、拇二指拈弄叶秋雨的乳头,另一只手不停的在她耳下和颈部搔扒,胯下的肉棍更是缓缓的延着蜜穴肉缝抽动,有时硕大的龟头挤开两片湿淋淋的阴唇没入阴道,但是他立刻又抽了出来,依旧不疾不徐的在淫洞外磨擦。
  很快的「赛桂英」的情慾被撩拨起来,久旷的身躯作出饥渴的真实反应,所以当夜行人从她胯下抹出满手的浪水,伸到她面前时,不由得羞红了双颊,但是她深知对方的厉害,乘着理智还很清醒,颤声的哀求道:
  「哥!你饶了我吧!念在当时我很听话,你说过:只要我乖,就不会再来为难我的,怎么你把它给忘了?」
  「好!小宝贝!你终于记起来当初是怎么叫我的,放心!今天哥哥只是来传达主上的几句话,顺便疼一疼你,只要你还是那么听话,咱们今天就不作那『苏三起解』。」
  叶秋雨闻言心头大定,急急的说道:「行!行!只要我做得到的,我一定听话,你……你……先把手拿开好吗?」
  夜行人嘿嘿冷笑两声,放开了她的身子,说道:「小骚屄!还想拿贞节牌坊不成?我来的时后怎么看见你把手指插进骚屄里啊?明明就是在想男人的鸡巴,你就别再装烈女了!你的身子我那个地方没玩过?只怕你有几根屄毛,你那死老公都没我清楚呢!」
  叶秋雨只羞窘的无地自容,嘤嘤的啜泣起来,听他辱及亡夫,不由恨恨的抬起头来,怒声说道:「住口!不许你侮辱亡夫!当初要不是你们用卑劣的手段,我也不会干出那么无耻的事来,你……你……你给我出去!」
  夜行人看她生气的模样别有一番动人的风韵,不觉心痒起来,也不答话,反身就压了上去,对着她的樱唇吻去,两手穿进睡袍底下,在滑腻的胴体上四处抚摸,更紧按住肥肿的肉穴在阴蒂上一阵揉磨。
  叶秋雨起先奋力的挣扎,奈何对方灵活的舌头好像裹了蜜一样,令人捨不得鬆开,那魔掌过处似乎一道道的暖流在身上移动着,舒服的不得了,肉穴处更传来一波波颤慄的快感,淫水像无止尽的涌泉,连自己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此时内心不由暗暗歎道:『罢了!罢了!就当是上辈子欠了这个恶魔!随他去吧!』
  心防一失,欲焰就像窜烧的野火四处漫延开来,小室的温度急遽上升,锦被不知何时已滑到床下,薄薄的睡袍早已扯得稀烂,两条赤裸的肉体交缠在一起,叶秋雨表现得更加放浪、饥渴,一条玉臂紧勾着对方脖子,小嘴吸吮着对方的舌头,鼻息咻咻,另一只玉手紧握住粗硬的肉棍用力的捋动着,不时将它拿去与蜜唇磨擦……
  终于夜行人挣脱了她唇舌的纠缠,抬起身来,两手揪住饱满的双峰,腰臀同时使劲,粗大的阳具一下捅入淫汁淋漓的肉洞,如急风骤雨般抽插起来,叶秋雨更是死命的挺起屁股,配合着肉棒的进出,让肉穴一下下的顶撞淫根,一时之间只听到「啪!啪!」的小腹撞击声,在寂静的深夜里特别清晰可闻。
  渐渐地「赛桂英」的小嘴里传出了断续的呻吟,最后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亲哥哥!肏死我了!……喔!喔!……撞到……花心了!啊~啊~~啊!不行了!……亲丈夫!妹妹丢给你了!……嗯~~嗯~~啊~~」
  只见她在一阵抽慉之后,两手死死的搂着对方的屁股,身躯紧绷,接着一声长长的太息,整个人软瘫了下来,几乎不分先后的,夜行人在几下快速的冲刺之后,低下头来一口咬住一粒大奶,腰脊狠狠的往上一顶,马眼紧吻着子宫口也喷出一股浓精来。
       ※   ※   ※   ※   ※
  激情过后,夜行人紧搂着「赛桂英」的娇躯,手掌还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她的丰奶,笑着说道:「浪蹄子!餵饱了你没有啊?想不想再来个『过三关』呢?」
  叶秋雨闻言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道:「死人!骨头都快被你揉散了!还来!再说天都快亮了!有什么事你说一说快走吧!」
  夜行人嘿嘿几声乾笑之后,低下头在她耳边一阵低语……
  「什么?不行!不行!不可以这么做!我办不到!……啊~好痛!」
  原来夜行人听得「赛桂英」拒绝了他的话,便狠狠的将她的乳房用力捋了下去,立时红肿起来,接着沉声说道:「你最好识相点!这事已由不得你作主,你也不想你的事传得街知巷闻吧?乖乖听话!日后自有你的好处!哥哥也会常来疼你的。」
  叶秋雨此时真是欲哭无泪,对方的话仿似雷震,另她惊吓不已,只能含着满眶的眼泪,委屈的点头答应。
  夜行人见她回心转意,不由大为高兴,又一把将她搂了过来,说道:「小宝贝这才乖!来!哥哥赏你个鸡巴吃吃!快!将它含了!」
  「嗯~~哥!天快亮了!被人发现不好!呜~~喔!……喔~~……嗯~~嗯~~」
  室内又扬起了春色,朝阳也开始吐出了白光,远处已有了车子的辚辚声,新的一天又拉开帷幕,但是黑暗的阴谋仍将继续下去,这就是「武林」。
       ※   ※   ※   ※   ※
  篇后语:
  这一章的后半段本来是在第十三章才会出现的,因为骆冰的情节虽是主戏,连看十章之后,大概朋友们也腻了!所以笔者临时将情节调动了一下,希望大家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