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用快播看av_av天堂影音先锋撸2016_色av先锋影音资源999_东方av在线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bflr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三十一章

时间:2018-07-11 郭得贵精关莫名其妙地失洩,正觉惊讶,康绮月却又发出极之醉人的呻吟。
  郭得贵不及细想,慾念上涌,又狠命抽了起来,双手去抓她那摆荡着的双乳。
  但听康绮月娇声道:「郭三爷……嗯……儘管来嘛,可别客气……呼……再用力喔……啊啊……」郭得贵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刺激,又听着一阵淫言蕩语,脑海一阵晕眩,抽了不足十下,又已在康绮月体内挺立,动得一动,舒畅难言,忍不住一阵滚热冲出,狂叫一声,用力一挺, 整个身躯把压康绮月压在地上,阳精决堤而出。
  郭得贵喘了一口大气,摇摇晃晃地往一旁翻倒,下身一根物事已收得小了,沾满了一片黏稠,在地上滴落了一条曲线。
  华瑄和小慕容看得脸红心跳,真是惊得呆了。她们跟文渊亲暱之时,哪里有这等粗暴,眼见两人如此放蕩,几乎有些摇摇欲坠,被沖得一 阵昏了。
  康绮月缓缓坐起身来,娇喘几声,爬上郭得贵小山般的身子,腻声道:「哎,郭三爷,奴家还想要呢……」郭得贵呼吸粗重,瞪着双眼, 说不出话来。
  康绮月两只小手在他腿间内侧轻轻抚摸,笑道:「嘻嘻,郭三爷啊,看你这么雄壮,怎么这么快就要停了么?来嘛,来啊……」说着说着 ,竟执起那已然缩起的阳物,慢慢往自己私处塞入。
  郭得贵正感浑身脱力,几欲睡去,不料康绮月毫无倦色,骑跨在他身上,纤腰扭送,一副陶陶然的神情。郭得贵陡觉精力又是点滴外洩, 这才感到惊惧之意,叫道:「不行了!我不要了!」康绮月秀眉微蹙,随即媚笑道:「可奴家还要呢,嗯……来啦……啊……」樱唇吐息,表情似乎极为欢愉,郭得贵面色苍白,週身剧烈颤抖一阵,显然又失了精。
  康绮月娇笑道:「郭三爷,你这次没什么力道了喔!」郭得贵接连三次射出阳精,疲累异常,更兼大骇,方纔的暴虐神情早已飞得不见蹤 影,连声哀嚎:「姑娘饶命!」但康绮月不住扭腰,看来虽不似如何使力,温软的肉壁却一阵紧似一阵,像石磨般将他剩余精力一点一滴搾了 出来。
  转眼之间,郭得贵已然不支,乱叫乱颤,猛地一翻白眼,昏厥过去。康绮月脸现微笑,拔离他的身子,站了起来,双腿间一滴滴白液不停 落下。再看郭得贵,阳具竟然皱起,变得萎顿不堪,脸色也是难看到十足,像是没了气。康绮月拾起红衣,随意披在身上,朝着文渊直笑。
  文渊见郭得贵如此,只觉惊心动魄,竟不觉有何香艳之处,说道:「康姑娘,这就是你的比试?」康绮月抿嘴笑道:「是啊,这位丁二爷 也和奴家比过的,只是他事前不知道……嘻嘻,郭三爷可不及他呢。」她却是神采奕奕,全无疲态,抿嘴时轻舐了下指尖,一副回味无穷的样 子。
  童万虎骂道:「他妈的,你这贱人,定是施了采阳之术一类恶术,又害了我郭三弟!」
  康绮月斜眼笑道:「你说采阳补阴么?奴家可不会这本事。童大爷,你何不来亲身尝尝?瞧你如此雄壮,必定是十分厉害的了。」
  童万虎一口唾液吐在地上,骂道:「好不要脸的贱人!」
  康绮月娇笑道:「童大爷不想要么?嗯,文公子,你又如何呢?公子这么俊美,一表人才,奴家倒很想比一比呢!」没等文渊答话,三个 女子一齐叫了出来:「文师兄,不要!」「不行!」「文公子,别去啊!」
  却见文渊取下背着的文武七絃琴,就地坐下,铮铮然弹将起来。华瑄和小慕容互望一眼,不知所以。紫缘却听得分明,文渊奏的乃是诗经 中一篇「出其东门」,诗意谓花枝招展的妍丽女子固然多,自己却只锺情于那位朴实的姑娘。紫缘听着,不禁浅露微笑,心道:「文公子心思 动得好快,只是他们那儿只有一位女子,我们却有三人,数目上跟诗意正好反了。」忽然心中一阵遐思,暗道:「」缟衣綦巾,聊乐我员「, 却不知文公子是指慕容姑娘呢,还是华姑娘?还是……还是… …」
  康绮月也懂乐律,听出他曲中之意,脸上不动声色,只笑道:「文公子真是清高之人,家兄既已讨教过琴艺,奴家也想请文公子指点一二 呢。」向后面一招手,一名青衣汉子捧着一张琵琶上前。康绮月接了过来,着手便弹。才过数音,小慕容跟华瑄都是一惊,此曲绵细蕩漾,正 和那晚康楚风所奏笛曲一般音色,但是引诱魅惑之意更强上数倍。
  文渊一听,陡觉心神不定,琴音竟被琵琶声扰得调子微乱,不觉骇异:「这女子的琵琶,可比那康楚风的笛声厉害得多,难道她功力更在 其兄之上?」连忙整弦重新成曲,但琵琶声柔转动魄,媚惑难言,文渊琴音虽是一力求正,仍然极是不稳,心中更是大感恍惚,竟有些神不守 捨,琴音渐渐被牵引过去。
  康绮月暗自得意,心道:「瞧你心里坐得多正,能抵得住么?」这一路以音律诱人情慾的法门,是康氏兄妹的绝艺,这一曲叫做「狂梦鸣 」,初时为诱,后来于不知不觉中渐渐转强,一个不慎,立时会着了道儿,无法自拔。康绮月武功修为并不高于兄长,但却能将「狂梦鸣」发 挥得更是千回百转,勾人魂念,主要还是因为身为女子之故。
  男子引诱女子,总不如美人投怀送抱来得容易。康绮月这一曲,华瑄、小慕容等听得虽然心神不宁,总不会像听康楚风的笛声那样自制不 得。文渊却极是难当,心旌摇动,眼前似乎望着一片都是幻彩流光,绮丽多端,血液如沸,越来越是迷糊。一瞥见康绮月轻衣下露出的肌肤, 更觉头晕目眩,心中暗叫:「不好,这女子音律如此诡奇,现在音色齐施,到底该如何敌对?」
  忽然琴弦一阵乱响,已不成曲调,文渊按着琴弦,闭上双眼,呼吸急促,勉力与琵琶声对抗。康绮月娇声道:「文公子,别这么难为自己 ,过来嘛……来啊……」她每一字都与琵琶之声相和,催人心思,极是蛊惑。华瑄急叫道:「文师兄,你别这样,你不能被这女人诱惑啊!」 文渊仍是闭目不语,神情紧绷,身子却微微颤抖。
  小慕容也是焦急无比,心想:「他既然不好对付,不如我直接把这讨厌的女人刺死!」转念之间,正要拔出短剑,忽听一声清响,鏦鏦琅 琅,竟又是一阵琵琶音起,淡雅而平静,与康绮月所奏截然不同。康绮月立觉「狂梦鸣」被这曲调一和,音调中诱力大弱,心中大惊:「竟然 还有高人在此?」
  再一看,却是一个极其美貌的少女弹着琵琶,一望之下弱不禁风,但奏出的音色却是微而不歇,柔韧平和。
  这少女自是紫缘,她虽然全然不明武艺,但音律上的造诣高绝,眼见文渊被康绮月的琵琶声所限,担心之下,取了自己的琵琶,将康绮月 奏出的靡靡之音一波波应和过去。
  文渊正感心力不继,陡闻紫缘所奏之音,脑海立时注入一股清明,好似迷夜中忽现明月照途,不禁叫道:「紫缘姑娘,多谢了!」打点十二分精神,抚琴成曲,和紫缘的琵琶音调并成一路,隐然将「狂梦鸣」的曲子排了开去。康绮月大骇,连忙加催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