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用快播看av_av天堂影音先锋撸2016_色av先锋影音资源999_东方av在线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bflr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第一次玩双飞

时间:2018-07-08 出差去湖北的一个城市,外面飘着大学,本来预计要4天才能把事情办完,提前买了4天后的车票,谁知道第一天上午就事情全办完了,闲的蛋都疼。
下午一个人坐在宾馆里,穿着内衣也不觉得冷,因为这边的暖气非常足,我买了一大堆的水果坐着看电视,无聊啊,坐起来上上网,一上网我就有个习惯,看A片,昨晚挂了一夜的机,看了一下,一共下了28部A片,妈的,一个一个的看,很兴奋,但兄弟我没有打手枪的习惯。
一直看到快晚上9点的时候,肚子才觉得有点饿,就穿上衣服跑了出去觅食,走出宾馆,那个寒冷啊,打车去了一家餐馆三菜一汤,吃完一看时间都10点了,难道回去继续看片,本来下午都已经看得我燥热难当了,再看的话,会流鼻血的。我想在外面逛逛,冷静下来再回去,上了一辆的士,跟司机说到好玩一点的地方,大约20分钟后司机说到了,我下了车,往路边一看,我日啊,全是洗头房,操,看来司机室误解我了,既然来了,就沿街走走,初步估计又200多家,政府怎么都不管管,我正纳闷,在霓虹灯笼罩下的哪些妖娆的髮廊妹开始向我招手了,一开始我真的是不为所动,毕竟在外地,情况不是很熟,搞不好要出事,走了大约10分钟后,听到一女的喊我「大哥,这边新来的妹妹,价格优惠得很」
我闻声望过去,一面色煞白的妈咪向我招手,我再看看周围,人烟稀少,再看看里面,果然有几个长腿妹妹,也许是看到了这点,我就闪进门。
「150一炮,300全活」
「这还价格优惠」我看着旁边的妹妹,果然很不错,看年纪最多20岁,5个妹妹都不错,其中有2个特别有味,一个还扎着马尾辫,清纯的不行,另一个烫着波浪小卷,戴了副小黑框眼睛,胸部超级大,都快把衣服撑破了。
「看老闆是有钱人,还在乎这点钱啊」
这跟有钱没钱没有关係,兄弟我再有钱也要讨价还价,再说,在这个事情上讨价还价还是一种乐趣。
于是我回答「我有钱还到这里,有钱我就去会馆了」,我看看表,也不早了,还不如包个到宾馆痛痛快快的玩,反正明天又没鸟事,我于是就问「包夜多少」
「400,一分不能少,还要包打的的费用」
我在开始犹豫,犹豫面前这2个妹妹要哪个好,想了半天,我尝试的问了一下,「我要2个有优惠吗」
妈咪顿时来了精神:「果然是真男人啊,2个就750吧」
老子可不受这一套,夸我也没有用,「700,其它费用都免谈,爱去不去」
她顿了一下,就成交了。
干这种事情,其实前奏是最刺激的,前奏包括寻找妹妹,讨价还价已经后面道宾馆的洗澡之类的,这个也许大家有同感。
拉着两小妹出门拦了出租车直奔宾馆,大约离宾馆还有300米的样子,我就叫停车了,这里和众狼说一声,这个步骤不能少,我把宾馆名和房间号告诉了两位小妹,然后我先走,叫她们在3分钟后走,她们两夜必须要隔3分钟走,出门在外,安全第一,这事情被抓,后果很严重。
我进了房间,脱去外套,打开电脑,泡了三杯热茶等候她们,说老实话,我是第一次双飞,腿有点发颤,各位见笑。
不一会儿,听到了敲门声,我开了门,是眼镜妹(其实就是个空框子),我搂着她的小蛮腰进了房间,一进房间就先亲了一口,很香,摸了一下奶子,很不错。等辫子小妹来了,我们才开始聊天了。
辫子妹叫王娟,19岁,眼镜妹叫吴惠君,21岁,不知道是不是真名,我就不管了。
我问她们「玩过双飞没」
她们都摇头,说是第一次,包括包夜也很少,一般髮廊都是快餐比较多。
大家喝着茶看着电视聊天,长夜漫漫,先沟通感情再玩,不急。
一般在聊天的时候,最好不要坐在一起,要是坐在一起,你会情不自禁的动手,或者被她们动手,很容易就开始了,我说过等待的心情总比得到的心情好多了,我要享受这个等待的过程。
「做多长时间了?」
「我2个月了,她比我时间长一些」眼镜妹指着辫子妹说,辫子妹撇了她一眼,好想有点不满。
靠,难道这个长得很淫蕩的眼镜妹说的是真,竟然还是刚做,而且比那个年纪小的要幼稚一些,真是人不可貌相。
「知道双飞怎么做吗」
她们摇摇头,辫子妹说,我试过2个男人一起的,没有试过2个女的一个男的。
我很惊讶,果然验证了我刚才的猜想。
大约聊了1个小时,聊的我下面都挺得难受了,我才说一起洗个澡吧。
她们说要一个一个的洗,我早就料到了,我说你们先洗吧,水不是很热,你们两个最好一起洗,要不没有热水了(其实这是我瞎说的,四星的宾馆怎么会没热水呢)
她们对看了一下,脸有点红,但还是点了点头,妈的,看来这双飞有点难搞了。
她们竟然不在外面脱衣服,跑到卫生间去脱,这引起了我很强的性趣。
当听到里面想起水声,我就飞快的脱光衣服,推开门跑了进去,里面烟雾缭绕,当她们看见我进去的时候,还大声的喊,我骂了一句:操,喊个鸡鸡的,把公安喊来就高兴了,她们这才安静下来。
两具白白美女肉体就展现在面前,算是我见过的比较精緻的了,辫子妹的奶子有点小,奶头有点黑,眼镜妹真是极品,超大的波,乳晕都是红红的,皮肤连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搞的我都不敢碰,怕碰坏了,至于下面一团黑,看不清楚。
我走过去,就握住眼镜妹的波晃了晃,她说「不要在这里,等一下啊」
怎么可能听你的,我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于是我开始舔她的乳头,不时还轻咬一下,搞得乳头一会儿就硬了,我故意丢下辫子妹妹不管,让她看着,我抱着眼镜妹摩擦,真是享受啊,特光滑的皮肤,搞得我很想立马就插进去,我还是挺住了,一直还提醒时间还早。我就放开了她,她们开始适应我了,于是帮我抹上沐浴露开始给洗澡,一直洗到我下面的鸡巴,在上面揉搓套弄,实在是爽得不行,浑身都颤抖,我赶紧拿开眼镜妹的手,她害羞的看了一下我,又点下头去,帮我洗别的地方,她那嘴唇真是好看,有点厚,但是很红润,一张一合的,真想叫她给我包裹一下。
再看辫子妹,一个笑瞇瞇的看着我们,哪能让你这么轻鬆,于是我拉她过来,并按住她的头让她蹲下,把鸡巴往她嘴里塞,她说不行,现在不行,还没有我不行的事情,我就强行塞进她嘴里,开始她咬紧牙不鬆口,我就挠她痒,她就鬆口了,猛然感到鸡巴一热,就插了进去,开始给我舔起来,我同时摸着眼镜妹的大奶子,哎,人生之爽莫过于此,看下面的辫子妹这么放得开,眼镜妹也开始进入状态,任由我把玩着奶子,我的手渐渐向下去,抚摸着她的腰,她的屁股,好嫩,直到她的小穴口,我才停住了,猛然一扣,手指就滑了进去,她也喊看一声「啊」,哈哈,我笑的不行了,她下面不知道是沐浴液还是流出来的淫水很滑,我抽出手在鼻子上闻了一下,没有异味,也没有沐浴液的味道,可以肯定的是那不是沐浴液,也可以初步肯定的是她还算健康。
我推开辫子妹,按下眼镜妹,把鸡巴往她口中塞,她推了我一下,用沐浴液洗我的鸡巴,再用水沖了,才含了进去,还挺讲卫生的。
辫子妹感到有点委屈,蹲在旁边看这我的鸡巴在同伴的口中进进出出,我叫他给我搞个毒龙,她不搞,自己擦了身子就出去了,我继续让眼镜妹给我口交,最后喷发了,直接按住头射在口中才拔出来,她不断的咳嗽吐出精液,用哀怨的眼光看着我,我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走出浴室,看到辫子妹一个人在看电视,我就过去哄她了,一会儿氛围才开始活跃起来,眼镜妹也不因为刚才被强射而耿耿于怀了,三个人躺着看电视,左边是辫子妹右边是眼镜妹,两手各抱一个,有说有笑的。
休息了良久,我开始操她们了,学A片里让她们两趴在床沿,準备换着插,但是她们死活不肯,非要换套才行,我日啊,哪里那么多套换来换去的,就是有,插几下就换,还不搞的我性冷淡了。
好歹说都不行,于是只能一个一个的来,先干眼镜妹,分开眼镜妹的大腿,先看一下逼,她没有很特出的阴唇,就一道缝的那种,外面有点白,掰开里面是粉红的肉芽,一点其他的颜色都没有,真是正啊,用手扣了一下,就有丝一样的水拉了出来,妈的,这么乾净,要是不戴套都好,算了,我还是安全起见,迅速戴了套,她自己分开逼,我就插了进去,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一插到底,其实对她们真的没有必要疼爱的,本来这就是个交易,她喊疼,说实话,当时我觉得我有点变态,感觉有点像强姦一样,很有快感,我粗鲁的插着,并且用力捏着奶子。
旁边的辫子妹像死了似的不说话也不动,这就失去了双飞的意义了,我就叫她摸眼镜妹的奶子,她傻乎乎的摸着,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小奶子,妈的,我暗暗骂道,白搞双飞了。
我疯狂的抽插着,忽然感到沉浸在阴道里的鸡巴越来越舒服,抽查的感觉也和刚才不一样,怎么回事,我也懒得去想,越插越快,眼镜妹抖快死了似的,连呻吟的声音都没有了,只在呼呼的喘气,最后还是射了,本想拿出来,去掉套子射在旁边辫子妹脸上的,但是来不及了,就射了,我放在 里面过了好久,才拔了出来,一看,吓一跳,套子只剩下个圈套在鸡巴根部了,怪不得刚才那么爽,感觉忽然不同了,原来做的太猛烈,套子破了,全射进去了,她坐起来就飞快的跑向卫生间,旁边的辫子妹好像幸灾乐祸似的,面露微笑,靠,老子一会儿日死你,让你笑。
大概半个小时,眼镜妹才从卫生间出来,哭丧着脸说:人家是安全期,好烦啊
说完又跑过来,翻开我鸡巴仔细看着,我说:你干什么?
「我要看一下乾净不乾净!」她回答
老子还没嫌弃你呢,你到来看我了,不过再一想,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觉得她比较乾净,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大概到了凌晨2点多,两个妹妹都睡着了,我握着她的奶子也睡了好长时间,精力又恢复了,掀开被子,看着两具胴体,真是吸引人啊,拉开辫子妹的腿,看她的小逼,有点灰色,两个阴唇外翻,加上毛黑多,显得有点乱,我把手指慢慢插进去,扣着,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又闭上眼了,妈的,这么懒,看我不操死你。
我把鸡巴强行往她嘴里塞,不让,非要我带套,我说刚才在卫生间怎么让了,她说你刚在她里面插过没有洗。
靠,她还记得,没有办法,我也懒得洗,就带了套插进她的嘴里,她在下面,我在上面插着,她呜呜呜的发出声音,等我硬的不行了,就直接拉开的腿,掰开逼插进去了,因为鸡巴上有她的唾沫,虽然她的淫水比较少,但是还是比较顺利的插进去,开始疯干起来,旁边的眼镜妹像死猪一样睡着,估计刚才被我干累了,不知道我正在干辫子妹,好机会啊,我拔出鸡巴爬到眼镜妹身上,分开两腿,她忽然醒了,问我「你干什么?还做?」
我说「明摆着啊」
「我摸摸。你带套没」她摸了一下,就不说什么了。默认了,真是傻啊,我同时也暗暗觉得辫子妹很阴险,也不提醒她一下,要是在平时肯定要求我换套的,不可能像A片里那样,插完这个继续插那个,还不换套。
因为有辫子妹的淫水,我也很顺利的插进了眼镜妹的嫩逼里,抽查,无休止的抽查,大概20分钟,有了射意,我又拔了出来,準备换人,但是这时候辫子妹不答应了,要求我换套,我心想,你真坏啊,平时还姐妹呢,你的液体可以进入别人的逼里,还不让别人进入你的逼里,虽然她看起来也比较乾净,主要没有味道,也没红肿之类的,在她的坚持之下,我还是换了个套子干她,干她的时候,我非常粗暴,趴在她身上不断扭动,狠狠的压着,我可是90公斤的人啊,下面狂顶送着,最后受不了了,拔了出来,对準她的脸猛射,射完,我还用手帮她抹了抹。
现在想想,这700块很值得,超出了我双飞的想像,大家觉得值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