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用快播看av_av天堂影音先锋撸2016_色av先锋影音资源999_东方av在线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bflr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母子情深的约誓

时间:2018-06-18 17岁那年,我第一次看了一本乱伦小说,看完之后我心里得到更强烈而迷乱的刺激,与幻想夫妻或男女友之间的性爱相比,那是一种充满罪恶的快感。我心底最原始的慾望被充分的释放出来,第一次幻想着母亲的身体连续手淫了两次。
我喜欢的是登山、健行、攀岩或骑脚踏车一类的活动。说穿了,我喜欢一个人可以完成的活动。我乐于在无人的荒野里健行,也热爱二至三天的登山之旅。
两週的落矶山脉之旅是母亲给我的毕业礼物。为此,我花了整整一週的时间做採购。
而为了确认自己的确準备好所有的登山用品,我决定在家中后院搭起帐棚,先行模拟一番。出发前的週末终于来临,而我也搭好了帐棚做出发前的最后确认。妈妈利用做日光浴的时间来到一旁观看,看我是否还需要些什么东西。
我从未离家超过两週,因此妈妈看起来忧心忡忡。而最近的言谈里,她也不断暗示我两週真的太长的讯息。我不停向她保证会好好照顾自己,然而随着出发日子愈近,她劝我打消这次计划的言语就愈多。
最后,她终于放弃与我争论,回头做她的日光浴。然而,到了晚餐时刻,她又挑起这个话题,她表示若她愿意提供其他的奖励,那么我是否可以待在家里。
我干笑了几声,为她仍视我如小孩。
我两岁的时候,她与父亲离婚。母子俩相依为命的日子超过了十八个年头。
她依旧美丽迷人性感诱人,为此我必须承认,过去五年来,她是我性幻想里的固定对象。她偶尔会和男人约会,然而却没有固定的男友。她不和同一个男人外出超过二或三次,在达到这次数之前,这些男人就全被她三振出局。
「好,妈,那你说你要给我什么?」
「你想要什么?」
我笑答:「我不知道。你能给我这东西吗?」吻着她摸了妈妈的乳房说。
妈妈被我吻完,给了我一个微笑。接着,当我们吃完晚餐时,我们相视而笑。
晚餐后,我告诉母亲今晚我将住在「帐棚」里头,以确定所有物品都已準备妥当。轻吻她一下之后,我向她道晚安。
约莫子夜十二点十分,我终于完成最后确认,确定清单上的东西一样都没少后,我準备入睡。然而,此时,我听见了外头有异样的声响。我探头向外察看,看见的是手中拿着饮料的老妈正笔直的往帐棚前进。我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只知道她已经换上了睡衣。
「基斯,你还没睡吧?」
「嗯,还没,进来吧,妈妈。」
妈妈低身爬进了帐棚,在此同时,她的睡衣领口成了U字型,她傲人的双峰映入了我的眼帘。
我曾不止一次偷看妈妈三十八D的胸部,然而像今夜这样,看着那对奶子,不偏不倚在眼前前后左右摇晃却是头一遭。我顿时感觉到下体产生变化,同时不知所措。我在帐棚顶端挂了一盏小灯,因此里头并非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而灯光虽弱,依旧能照亮些有趣的事物。
「基斯,我想和你谈谈这次旅行的事。」
「妈,我们谈过了啊。我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我一定会小心的。」
「我知道你已经长大了,是个可以应付困难的男人。只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将两週的时间缩短成一週。多出来的七天,我可以请假陪你去走走。」
「妈,我真的不需要保姆了。我可以搞定的,你也知道,这不是我第一次爬山了。」
「好……好……那如果说,我给你一些诱因,你是否愿意答应我刚刚的请求呢?」
「好,你说看看,你能给我什么想要的东西。」
在我说完话之后,妈妈注视着我,对着我微笑,然后,她动手,缓缓解开胸前的钮釦,对我展现那两颗丰满浑圆的肉球。
「基斯,考虑了很久,我终于想到可以给你些什么。这些年来,一路看着你成长,我知道你已经是个大人了。而其实我早注意到你看着我时,那眼神里透露出的慾望,也知道你试着在我更衣或洗澡时,偷看我的身体。既然这样,只要你愿意从十四天之中挪出七天陪我,我愿意给你一样东西。我知道你缺少什么,你还没拥有……我!」
语毕,妈妈脱掉了上衣,抬手,开始用手指捏弄着自己的乳头。接着,她让身子坐着,打开了双腿,为我展示那下体,上面没有黑森林,只有修剪良好的阴毛。
「基斯,我知道你曾试过假装不小心进入浴室,想看看洗澡时的我的身体。
「说真的,我希望你有那份勇气,可以冲进来抱紧我,或是直接冲进卧室之中把我侵犯。我还知道,当我做日光浴的时候,你总是偷偷打量着我而且阳具有生理反应。我知道你忍得很辛苦。所以,要不要来个协议?只要你将假期切一半给我,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协议生效时间就从这一刻起。」
妈妈一番话语,让我听得呆若木鸡,完全不知如何回应。我缓缓摇头,心里却是一万个讚许。而在本能的驱使下,我最终还是往老妈的方向靠近。她又换了一个姿势,躺上了睡袋,开始爱抚着那肥厚诱人的阴部。不一会儿,我发现她下体已经湿了,我可以看到淫水从肉穴口流出,缓缓流到了她的肛门。
「基斯,把裤子脱了吧,我想看看你能给我些什么回报。」
我飞快地将裤子连内裤一把脱掉,坚硬如铁的顺势弹出。妈妈的眼睛睁大了,看着我往她的方向前进。虽然依旧不发一语,但我心里知道,美色当前待君品嚐,自己无论如何是不能放过这次机会。
「喔!来吧!基斯。我知道你长大了,但还没经过成人礼。让我来好好爱一下你的大老二。我不曾让这么大的阳具进入体内呢。来,来这边,和我做爱吧。用你又硬又大的肉棒填满我吧。」
在老妈说话的同时,我已经压上了她的身子。在我用手搓揉那对触感良好的奶子时,她伸手抓住了我的肉棒,将龟头对準了她的淫穴。肉穴湿润无比,阳具趁势滑入了妈的体内,当肉棒进入,妈开始呻吟。我先是往阴道前进了几公分,接着后退。
「喔!不……不要停!这一刻,我等很久了。用力插吧,我想要好好感受你的体内的滋味!」
我让身子将妈妈压得更紧,然后给开始对她的淫穴做起活塞运动。阴道如此湿滑,肉棒好几次差点滑出,然而,我不愿辜负老妈的心意,所以我儘量的让阳具一寸寸的进入她的身体。约莫一分钟的努力,我的阳具终于完全和妈妈合体。
「喔,基斯,干我吧!你是第一个让我感到充实的男人!好儿子,用力爱妈妈吧!吸吸我的奶头……喔!天啊!你的阳具真棒!再用力点,用力填满妈妈的空虚,好好干,宝贝。用你的肉棒为我带来高潮吧!」
在妈妈的淫声浪语之中,我感觉到射精的冲动。老妈的阴道十分紧实,又热又湿的阴道壁夹得我的肉棒舒服不已。我再忍不住,开始做最后的冲刺。
「对!基斯!就是这样!用力!我快去了!喔!亲爱的!我……我……我去了!再深一点!喔……」
妈妈的呻吟声转到最高亢时,我开始射精,这次的快感是前所未有,精液的量多得惊人。我不停的做着抽差动作,直到身体再也无力摇摆。我将头埋入了妈妈的双峰之中,发出重重的喘息。十几分钟后,我吻着妈妈迷人的躯体及不将阳具抽离妈妈迷人的子宫。
「那……基斯,我想我们算是达成协议啰。」
我看着她,笑道:「嗯,不过我小小改变了一下内容。我想,爬山这事,半天最适当。」
我们相视而笑,我感到阳具又恢复生气,蠢蠢欲动的它,想要再次插入妈妈的身体。
我大力的抽插着妈妈的小穴,每次都抽到龟头处然后再全根进入,我速度越来越快,妈妈的哼叫渐渐的转变成了长呼,我渐渐的也快兴奋到了极限,继续猛里的插了数十下滚滚的浓浆在妈妈的肛门内里面爆发了,一股,两股,三股,四股,随着肉棒的一次次跳动,精液全灌入在妈妈的阴户里面。妈妈虚脱般的爬在床上大口的呼吸着,我也躺在了她的旁边,看着我的精液从妈妈的阴道里缓缓流出。
我们就这样躺着看着对方休息着。妈妈坐了起来,对着我说:「基斯,你会不会觉得妈妈是个淫蕩的女人啊?」
我坐了起来说道:「哪有啊,妈妈是个好女人,所有的人都这样说的。」
妈妈略带忧愁的说:「妈就从来没有和男人做过这样的事,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慾望,和你相依为命,我真的好辛苦,今天我才又感觉到我是一个真实的女人,可是这事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我真的连活着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连忙说道:「妈妈,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而且我更想妳做我爱妻。」
妈妈如释重负的点头说:「嗯,我知道。加上一个婚礼好吗?」将舌给我含着!
「妈,刚才我射到了你的里面,会不会让你怀孕啊?」妈妈的丁香小舌滑腻柔软,在我口腔中却不时的与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阵阵幽韵撩人的清香扑鼻而来。这芳馨满体,温香软玉的美妙触感让我心神皆醉。
妈妈:「傻孩子,怀孕你就要娶我啦。」说着抱着我的头在我的龟头上亲了一口!这时的妈决定好好服侍我,来补偿我多年失去的母爱。用玉手轻轻地握住我的阳具,努力张开她的樱桃小口,含住了那涨得粗红的大龟头,并缓缓地一上一下套弄了起来。
射精后,妈妈笑着说:「好啦,抱我回房睡觉吧。」我乖乖的抱着妈回到了屋里睡下了,脑海中满满的都是刚才和妈妈的亲蜜,我带着甜蜜沉沉的睡去。
洗澡之后,妈妈用手将我的阳具扶住,对準了她贲起又多汁的阴唇,缓缓的坐下来,她发出了喜乐的呻吟,妈妈开始在我的身上疯狂的摆动,用她肥美的阴阜猛烈撞击我的阳具!每当我快射精时,妈妈就停下来喘口气,她不让我轻易的射精,然后再次的插入。就这样和妈妈干到天明,直到她在我身上得到了许多次的高潮和失禁才作罢。
我终于把又浓又烫的大量精液射入妈妈的阴道里,妈妈大叫着达到了又一次的高潮。就这样,妈妈躺在我的身上睡着了。
第二天下午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妈妈正在吸吮着我的阳具,让我再次勃起。
妈妈对我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丈夫。」接着我又要和她重覆了一次昨晚的性戏。及意大利渡了结婚…….
我们的性关係一直持续着怀孕分娩前,直到我高中毕业,她终于产下我的孩子。我直接和她睡在一起,她要我和她玩尽各种性爱的游戏。每次我们都是大汗淋漓,配合得非常默契,有时候射嘴里,有时候射在的肚门内上,可大多时候我还是直接射在妈妈的子宫里的,我喜欢这样。时间就这样流逝着,转眼我和妈妈都生了二个女儿…….
我抱着宝宝坐在妈妈床沿,刚才回去拿必需品,刚一过来,就把宝宝交给了我,并告知经过详细检查,一切正常。
西斜的阳光从窗户透进来,照到妈妈脸上,我正想去拉上窗帘,妈妈醒了。
美丽的大眼睛刚一睁开,妈妈赤裸着身体,把我搂进她的怀里,温柔地吻着我的嘴:「基斯,给宝宝喝水了没……」
我手不断的抓着妈妈的乳房,使她没去理我那根阳具,笑容如绽放的鲜花,没有以前笑里的矜持,而是放蕩的媚笑,如丝的美目闪动着晶亮的春意,小花辨的软唇最迷人的翘粘在甜甜的脸蛋上,奶乳般香甜丝丝的口气扑鼻而来,我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妈妈一直深藏着的最美的笑容,说真的,是第一次。
电视里情人逗笑着,女的散发磁电把爱转化成了笑的画面,亲密无间那种表情,妈妈现在幸福的笑有点相像。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候是充满欢笑和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