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用快播看av_av天堂影音先锋撸2016_色av先锋影音资源999_东方av在线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bflr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九十六章

时间:2018-06-13 一望之下,但见身后之人年约四五十岁,身材高瘦,风采清雅,留着三绺长鬚,穿戴方巾长袍,便如一位世外高人,飘然有出尘之态。文 渊一见,不由得心生敬仰。想起他称自己为「贤侄」,当下道:「是韩师伯么?」
  那人尚未回答,韩熙已走上前来,道:「爹!」那人点了点头,道:「熙儿,你先退下。」韩熙道:「是。」这几句对话之中,众人已明 明白白知道,此人正是龙驭清同门四人之中,隐居多年的韩虚清。
  龙驭清面色铁青,冷冷地道:「韩师弟,你果然本领不小,竟然脱身了。」
  韩虚清淡然一笑,道:「机关纵然造得如何巧妙,毕竟由人所造,便也能由人破去。这地牢外面的机关暗器,小弟也顺手解了。」龙驭清 哼了一声,道:「原来是你干的好事。」
  文渊心道:「听韩师伯这么说,他是被困在什么机关处,无怪乎我在地洞奔了大半天,始终没跟韩师伯碰上面。」正在想着,忽听韩虚清 道:「大师兄,多年不见,你仍是对先师传物如此执着?」龙驭清道:「这十景缎,你也拿了一疋。
  韩师弟,你难道就不想一探其中奥秘?「
  韩虚清缓缓摇头,说道:「我们师兄弟四人,也不过十得其四。其余六疋,也不知下落何方。集齐十景缎,会惹起多少风波?大师兄,你 为了巾帼庄一疋」花港观鱼「,已然大动干戈,将来也必多肇祸端,师父在天之灵,焉得安慰?」
  文渊和华瑄听了韩虚清一番陈词,心中甚喜。他们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师伯一无所知,此时听他对龙驭清极是不以为然,都觉欣喜,都想: 「韩师伯如此说话,一无所图,那么是跟龙驭清划清了界线,要对付龙驭清便多了一分力量。」
  任剑清哈哈大笑,说道:「韩师兄,十几二十年没见面了,你讲话依然跟从前一模一样。」韩虚清面露微笑,并不多说。龙驭清却大为光 火,怒声喝道:「你们都来跟我作对,我又怕得什么?韩虚清,你在苍山龟缩二十年,我一直没去找你,现下你却来坏我大事。嘿嘿,难道你 真不怕死吗?」话一说完,蓦地大喝一声,双掌霎时间凝聚了「寰宇神通」神功,掌路一开,气势浩瀚深广,直冲当先韩虚清、文渊二人。
  文渊但觉一圈圈真气绵密涌至,犹如深不见底的惊涛漩涡,竟尔稳不住身子,脚下一跌,被龙驭清双掌吸引过去。紫缘、华瑄、小慕容齐 声惊呼之中,文渊更加惊骇,心道:「九通雷掌并无此招,又是寰宇神通的变化么?」心惊之际,自然运使相应功法,轻声喝啸,脚下一轻, 两袖飞展,旋步登空。
  龙驭清这一招真力惊人,势欲吞噬万物,韩虚清本拟文渊接之不住,亦难寻后路可退,正要出手化解,不料文渊身形潇洒,这一跃一中, 转折自如,好不巧妙,自龙驭清奇招之下轻易脱险,半空接连三个迴旋,飘然着地。
  韩虚清随手一卸龙驭清掌力,退开几步,眼见文渊竟能安然避过这一招,大为惊奇,道:「文贤侄,你这身轻功,并非本门所传,是什么 功夫?」文渊一个躬身,道:「这是」鹤舞洞天「,侄儿初次动用,还请韩师伯多多指点。」
  此言出口,龙驭清大为惊怒,暗道:「这门」鹤舞洞天「的轻身功夫,又与这小子先前所使不同,怎地这小子竟有恁多名堂?」韩虚清也 甚感疑惑,不明所以。任剑清却大为惊喜,叫道:「好哇,文兄弟,你说这是」鹤舞洞天「么?妙极妙极!世上竟有与琴曲同名的武功,我可 真大开眼界了。」
  文渊与任剑清得以相识,实缘起于这曲「鹤舞洞天」,任剑清此时一呼,文渊便即笑道:「任师叔,你瞧这门功夫还使得吗?」任剑清大 声叫道:「妙不可言!」又道:「又要我说一遍,别叫我师叔。」文渊微微一笑,心道:「此时跟任兄称兄道弟,那末跟韩师伯岂非平起平坐 ?这可不妥。」
  韩虚清解下腰间长剑,交给文渊,道:「文贤侄,先去救你任师叔。」
  文渊心道:「除了韩师伯,怕也没人挡得住龙驭清。」当下应道:「是!」
  一拔那剑,一道白光随之而出,却是柔不刺眼,深藏剑刃,剑锋似有流华转动。
  龙驭清望见那剑,脸色大为震惊,喝道:「好啊,你在云南这许多年,竟把那老贼封藏的」太乙剑「也找到了,这难道不算是贪图宝物吗 ?」韩虚清道不愠不火,说道:「师父在指南剑谱之中,便已点明了太乙剑的封藏之地,我将之寻出,乃是顺师父之遗命。」龙驭清哼了一声 ,双眼瞪大,猛地往文渊一望,喝道:「拿剑来!」右臂举起,掌力一吐,雷掌之力劈空击向文渊。
  韩虚清飘身迎去,挥掌接下,回身道:「文贤侄,这把剑削铁如泥,快快斩断你禁锢你任师叔的铁圈。」文渊大喜,道:「多谢韩师伯! 」正要奔到任剑清身前,手臂连挥,剑光起落,内力催动神兵利器,只听「嗤嗤嗤」连声轻响,扣锁任剑清全身上下的铁环一一被太乙剑削断 ,落在地上,铿啷有声。龙驭清深知韩虚清武学精深,多年不见,更不知他进境如何,当下凝神盯视韩虚清,毫不分神,对文渊也就鞭长莫及 .
  任剑清手足得获自由,长啸一声,翻了个身,笑道:「舒服多了!」脚下突然站立不住,摔倒在地。文渊大惊,连忙上前扶起,叫道:「 任师叔,怎么啦?」
  任剑清挣扎起身,骂道:「四五天没东西下肚,饿得全身乏力,连我这双脚也站不住,真他妈的。」
  忽然一道劲风袭来,龙腾明飞身赶至,喝道:「小贼!」这一出手,乃是九通雷掌的正宗招数「疾雷动万物」,来势快极狠极,文渊正在 关照任剑清,惊觉背后风声乍响,已然无法闪避,当下回身刺出一剑,尽显「指南剑」之要旨,全无花巧,一剑之中后劲绵密,太乙剑上银光 浮动,直指龙腾明心口。
  倘若文渊空手应对,仓促之间,绝难抵挡「疾雷动万物」快如风雷的进击,但是手中三尺青锋,却替他争了招数上的先机。龙腾明掌力及 于文渊之前,自身胸膛定会伤在太乙剑锋刃之下,指南剑又是稳重取胜,文渊纵然中掌,剑势未必便消,只怕自己反要惨遭穿心之祸,不禁骇 然,当下掌力分拍左右,脚下一点,又已退开,一进一退之间,身手迅速矫捷,反应之快,与文渊可说不分轩轾。
  文渊笑道:「承让!」反手掷出太乙剑,準确射还给了韩虚清。韩虚清一手抄住,随意指向龙驭清。龙驭清见他摆出指南剑起手式,从心 所欲,法度自然,心中暗哼,口里冷冷地道:「这指南剑你该练得熟极而流了,又有太乙剑在手,要是还死在我手上,可没有怨言了罢?」韩 虚清淡淡地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顿了一顿,又道:「熙儿,你们护着任师叔出去罢。」韩熙道:「孩儿遵奉爹爹之意。」上前要去扶任剑清,却见任剑清挺身站起,笑道:「走路也不能走,那还得了?不用你们扶了。」回身向龙驭清道:「大师兄,现下我没力气跟你 打,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说着大步往门口走去。
  任剑清说话之时,韩虚清手中太乙剑依旧分毫不动,对正龙驭清中路,龙驭清若要阻拦,便要先斗上韩虚清,他自是心里有数,但要让任 剑清悠然自得地离开,却如何不怒?双眼怒张,喝道:「我这长陵地宫,岂容你们来去自如?」左掌一提,寰宇神通功力循环奇经八脉,一掌 正面拍向韩虚清。
  韩虚清挺剑相对,凭着太乙剑的无坚不摧,这一招指南剑威力更加惊世骇俗,旁人只见白芒倏闪,紧跟着崩然巨响,龙驭清的九通雷掌打 在了空处,韩虚清手中剑锋也没刺在对手身上,一道道低沉的声响却在石室中缭绕不散,好似重重闷雷,又如狂风怒号,众人耳中无不隐隐生 痛。两股深不可测的内力交相擦过,余威竟波及四方,一至于此,委实匪夷所思。
  龙驭清纵声大喝,怒目鼓气,一掌一掌击将出去,都是惊天动地的莫大神威。
  韩虚清身形游走,仗剑护身,太乙剑化作道道光屏,或横出、或直送、或斜行,原应招数简洁的指南剑竟然生出万般变化,却又不失沉稳,剑法开阖繁密无比,居然每一剑都是实招,剑风逼得四周冷气飕飕。
  文渊看得惊佩交加,心中不绝讚歎,暗道:「韩师伯剑术之精,神奇至此,当真举世无双。指南剑能使到这等地步,已非剑法原创所及。 韩师伯钻研指南剑到了此等造诣,我可不及万一了。」
  他正看得出神,忽听紫缘在一边叫道:「文公子,快走啊!」文渊霍然惊觉,转身一看,任剑清、巾帼庄四女、韩熙等人都已退出门外, 只紫缘神色急切,等在门口。文渊心道:「有韩师伯给我们掩护,龙驭清应当追不上来,正是脱身良机。宋有程颢言曰:」志不可慢,时不可 失「,此言断断不错。」当下朝韩虚清一躬身,道:「韩师伯,侄儿先走一步,必定护送任师叔平安离开。韩师伯,你千万小心,龙驭清居心 险恶,不能久斗。」韩虚清手上剑招不缓,淡然笑道:「去罢,外头有人引路。」
  文渊牵了紫缘的手,飘步出门。龙腾明见父亲尚在激战,留在一旁照应,并不追赶。吴公公却紧跟而来,尖声尖气地道:「你们闯入皇陵 禁地,想这么一走了之,东厂岂能坐视?要走不难,留下小命来。」骆英峰自知武功远不如文渊,不敢当真急追,那神驼帮的少女也使尽轻功 身法追来,叫道:「文渊狗贼,有种的就别逃!」声音中充满愤恨之情。
  文渊微微一怔,回头一望,见那少女远远落后,身法寻常无奇,料想武功平平。吴公公的步法却灵活诡异之极,步伐跨出极小,每一步之 间却踏得奇快,自己奔出一步,他便急赶了三四步,居然越追越近。
  众人冲过通道,下了阶梯,只见两名青衫男子立在前头,向韩熙拱手为礼,一人说道:「少爷,老爷已经破了这里最近的一道暗门,直通 地上,请往这里。」
  韩熙喜道:「好极了,快快带路!」那汉子道:「遵命!」转身领着众人而走。
  文渊和紫缘此时也已跟上众人,后头吴公公一路窜下阶梯,步法之快,竟比文渊迅速逾倍,只这一段阶梯之差,便已追到了文渊背后,一 掌软绵绵地拍了过来,显是满含阴劲。文渊身子一侧,飘然让开这招。吴公公咕地一笑,道:「小子身手果真不差。」
  小慕容和华瑄见文渊被吴公公缠上,一齐回奔。韩熙叫道:「华师妹,怎么了?」华瑄道:「我去帮文师兄!」韩熙皱起眉头,道:「这 可要落后了,会找不到出路的。」华瑄急道:「我们先走,文师兄跟紫缘姐姐也跟不上啊!」韩熙轻轻顿脚,回身向领路的两人道:「先等一 会儿。」众人便即停下。
  小慕容奔到紫缘身边,低声道:「先过来,让他应付。」紫缘点点头,轻声道:「文公子,要小心啊。」跟着小慕容往后退开。吴公公轻 声道:「这么容易走了?」忽尔身形一晃,飞快绕过文渊,直向小慕容冲来。文渊心随意转,脚下方位奇幻无方,正是「庄周梦蝶」的神妙步 法,吴公公未及霎一霎眼,文渊又已挡在他面前,心头一惊,倏然停步,小慕容和紫缘已好整以暇地远远退开,只听小慕容笑道:「容易极啦 ,有什么难?」
  吴公公一咧嘴,皮笑肉不笑地道:「很好,很好,年纪轻轻就有这般修为,不愧是英雄出少年。」说话之际,一阵脚步声急响而来,那骆 姓姑娘也已追到,呼吸急促,额头微渗汗珠,似乎颇为吃力。她喘了口气,刷地拔出腰间一柄弯刀,叫道:「吴公公,这个人让我来杀!」
  众人见她身材挺秀,面容秀丽,脸上神情却满是恨意,咬牙切齿,无不愕然。
  文渊更是大感意外,被她瞪得莫名其妙,道:「姑娘何事如此愤慨?在下与姑娘无冤无仇,为何一出口就要取我性命?」
  那姑娘一横弯刀,叫道:「文渊,你听清楚了!我是神驼帮帮主骆天胜的女儿骆金铃。你跟向扬杀了我父亲,此仇不共戴天,我……我要你以死偿还!」也不知她是过于激动,还是另有它故,身子微微抖动,刀上寒光也闪烁不定。